Category Archives: 胡言乱语

关于民科和我的道歉和狡辩

前两天写了篇关于我国几个最重要大学和廖凯原的博文:民科?廖凯原教授的伟大理论和宣言 。在那里,曾经给这几个大学的法学院捐款,从而 登上讲台宣讲其理论的廖凯原,被我称为了民科。由此, 有几位自认为是民科的博主表示了不满。我绝对没有把你们与廖民科相提并论的意思,如果我的博文冒犯了你,对此,我 表示诚挚的道歉。同时,也有一点抵赖(disclaimer):我这里说的民科是特指的,你们真的没有必要自我代入。 民科这个词,是有特别含义的,而不应从字面上解释,更不是与所谓官科对应。我没有考察过这个名词的来源,也不知道是谁首次使用了这个词,但其流行大概和田松的一系列文章有关,在一篇文章中,田松特别讲了民科和业科(业余科学家)的区别。卢昌海也有若干关于民科的论述。大体上,在我的心目中,民科是一个贬义词,是专指一类人的。在这里,我不想,也没有能力给这一类人一个明确的定义,但列出一些比较典型的民科并非难事。不过,我也不准备列了。按照我对于民科的了解,即使不列,也会成为靶子,如果列了,几乎肯定给小编带来巨大的删评论的工作量。但是,我想在这里列出几位肯定不是我心目中的民科的人和这里的博主:如爱因斯坦从来就不是民科,而是一位受过严格科学训练的科学家;李兆良博主关于历史的研究,其严谨和规范的科学方法,我非常尊重敬佩,完全与民科不沾边;陈楷翰博主的研究,我没有关注过,大体浏览了一下他的博客,也没有找到民科的痕迹。 我个人以为,在经过十几年积累,民科这个词已经具有了特定含义的今天,对于以科学的方法从事某种个人研究的研究者,无论其身份如何,除非自我调侃,都不应该被称为或自称为民科。实际上,维基百科,必应词典和百度都有民科的词条。请各位自认为是民科的博主去对比一下,看看能不能对号入座。如果能对上,那么恭喜你,你就是民科;如果对不上,就再不要把自己当做民科了。不谈历史和背景,单看名字,民科当然是个中性词,甚至还可以当做褒义词用。但是,“小姐”,“先生”这些词都成了骂人的词了,就不必纠结民科这个好词被糟蹋了这件事了吧。

Posted in 胡言乱语 | Leave a comment

民科?廖凯原教授的伟大理论和宣言

这两日在微信圈和微博上在传播一篇稿子:“北大清华复旦交大的节操值多少钱” ,说的是一个叫做廖凯原的人给这几个学校捐款,成为教授,讲课以及所讲内容的事,图文并茂。 几年前,就注意到交大的法学院成为凯原法学院了。现在,位于徐家汇校区的法学院大楼,成为坐落在校园中央,破坏整个徐家汇校区的建筑风格和文化传统的又一个建筑。 原以为廖凯原就是捐钱买名的资本家。对于这样愿意捐出大笔钱支持教育的资本家,我一向都是怀着深深的敬意。如曾经捐建了宁波大学和交大包兆龙图书馆和包玉刚图书馆的包家父女。但粗略查了一下,廖凯原并不仅仅是捐钱买名,还是名誉教授,中心主任。而且,还要做讲座,上课。对此,我也深以为然,能成为资本家,自有过人之处,给年轻人教几招赚钱之术,或者灌点鸡汤,也没有什么坏处。但是,拜读了廖凯原教授的大作“轩辕召唤”,我还是被彻底地惊呆了。 我不知道如何称呼廖凯原了:教授?民科?… … 前一阵,这里有关于民科的讨论,哪个民科,敢和廖凯原比个高下?有兴趣见识一下的,请浏览廖凯原的大作 。或者就看一下这张图: 这样的理论,可以堂而皇之的在号称中国顶级大学的北大、清华、复旦、上海交大宣讲,就因为廖凯原捐了钱?!这些顶级大学真的穷到这个地步了还是完全没有节操了。 转引一句 “北大清华复旦交大的节操值多少钱” 中知乎网友姜源的话结束吧:“廖凯原先生能够以一人之力,扒下国内四家法学院的底裤,一定可以载入中国法律教育的史册。 ” 下午要上课,备课去了。

Posted in 胡言乱语 | Leave a comment

复旦的宣传片

关于复旦的宣传片,昨天早晨起来后,突然想说几句。打开电脑,看到的是翻船事故,然后,就断断续续地盯着新浪的滚动新闻看了一天。直到现在,翻船的救援似乎进展不大,一边看着进展,一边把这几句话写下来。其实,复旦这件事已经过去了,用不了多久,也就会被彻底忘掉了。 看了复旦的片子,也看了东大的片子,感觉都做的挺合适。复旦不过是借鉴了东大的表达手法而已,借鉴之后,做的相当好,表明复旦的宣传人员与复旦的地位还是相称的。网友们对复旦这个宣传片的强烈不满,我以为,其实是这些可爱的网友在按照一流大学的标准来要求复旦,或许,他们一直深爱着这个被他们认为是一流的大学,爱之深,也就无法容忍这个借鉴了。倘若此事不是发生在复旦,而是某个二本大学,网友们的愤怒大概肯定没有这么大。 实际上,不论是复旦,或者交大,北大,清华等等,出了这样的宣传片,我会觉得非常正常。这其实与三流研究型大学的水平,文化和素养基本相称的。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上海纽约大学,或者中国科技大学,我也许会表示不理解或失望。因为前者是我寄予期望,并看做在现阶段代表了中国的高等教育唯一的一条进步之路的大学;而后者则曾经是长期以来,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唯一一所教授不太愿意当处长的大学。而中国的所谓一流大学,充其量也就是国际三流大学,这个三流,是整体的三流,包括其文化 素养,研究水准和教学能力。特别是文化素养,也许还没有入流。在此基础上,能做出这样的宣传片,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Posted in 胡言乱语 | Leave a comment